md0058麻豆传媒官网

“多宝,快跟上。”

“就来,师尊。”

通天道人背负青萍剑,站在亿丈宽阔的大河旁边,带着湿气的河风吹拂着他俊朗温和的面庞。

在没有手持青萍剑的时候,通天道人向来温和。

“师尊。”身穿紫色仙衣的小少年,走到通天道人身后,恭恭敬敬地说道。

这是他收的徒弟,名为多宝。

是他在万化血河中救出来的,乃是一道先天至刚之劲化生。

这小家伙刚刚晋升亚圣,就敢去挑战万化老祖,要是他再去迟了一点,估计都会被万化老祖道染了。

“我们这一路行来,共斩杀了四位亚圣,多宝啊,你怎么看?”通天道人迎着河风问道。

“师尊,这些邪修,各个实力都异常强横,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除了第二位天鹫尊者,是刚刚走出了道路,仅比弟子强上一些,其余的万化老祖,九林神尊,乃至最后的风煙神母,都远胜于我。”多宝神色认真地说道“他们和以前那一次正邪之战时的邪修已经有所不同了,以至于徒儿都误判了。”

上一次的正邪之战,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因为那个时候的亚圣邪修,是因为找不到修行的路,所以在邪恶的边缘上开始试探,虽然他们找到了一个方向,但是毕竟还没有在这个方向上走出一条路。

所以上一次的那些邪修,就是道路开辟者,但是在初期就遭到了清洗,所以给人们的印象就是亚圣中的弱鸡。

咖啡配面包吃早餐美女舒适悠闲时光

但是这一次的邪修,明显在他们前辈所指明的方向上,开始走出了路,所以强大无比,多宝对他们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一次正邪战斗之时,就差点被坑了。

可怜他刚刚成就亚圣不就,还没有走出自己的道路呢,这次差点就被万化老祖道染了。

“上一次正邪之争,我下手没有丝毫犹豫,因为那些邪修纯粹是为了邪恶而邪恶,自身修行法度无,虽然是邪道奠基者,但是没有求道者的风采。”

通天道人淡淡地说道“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些邪修们,真正以邪恶为道,求索于这条道路,不能简单说他们是邪恶的,但是他们认知道路却又于我等相悖,不可妥协。”

“只是同为求道着,却问道以生死,我实不忍。”

多宝道人也不好说什么,尤其是他想起了最后这位死在师尊剑下的邪修,风煙神母。

一副引颈就戮,求道无悔的样子。

“你们说这是邪恶,然而这是我的道,与道存亡,吾又何惧?”

“师尊可有办法?”

通天道人摇摇头,“随我先回昆仑,见见你两位师伯,商议一番再做打算。”

两人顺流而上,不过万里左右,多宝忽然指着大河旁的石碑说道“师尊,这条河名叫通天河啊。”

少年多宝看向通天道人,目露异色。

“哈哈……”通天道人笑道“此通天河,乃是我当初和你两位师伯一起开辟,故而得名。”

两人都是亚圣,脚程极快,不多时就到了东昆仑。

一路穿过山门阵法,不消片刻,就来到了三清宫中。

一进去宫中,便看到有四人正在交谈着什么。

其中一名女子,见到通天,便起身说道“通天哥哥,你可来迟了。”

这女子正是无当,其清丽绝伦的容颜,看得多宝都有些微微愣神。

好在毕竟经过万化老祖的折磨,心志坚定,片刻就稳定下来。

通天道人和无当太清,元始叙了叙旧,这才给多宝介绍。

多宝一一见过两位师伯,轮到无当时,通天却让他称呼师姐就行。

多宝也就顺口叫了声师姐,让无当非常高兴。

她在西昆仑可一直是师妹来着。

元始道人又介绍了一下他身后的少年。

这少年面相严肃,棱角分明,自有一种肃杀之气。

“此乃我徒儿,广成子。”元始道人介绍道“乃是我与鸿钧道长路经终南山时所见,乃是一道先天无形剑气所化。”

一道独立的先天无形剑气?

通天道人打量着广成子,止不住地点头称赞。

“见过通天师叔,多宝师兄。”

广成子也与通天和多宝见过礼。

“通天哥哥,我这次游历,偶遇太清前辈,我二人一路同行,见得诸多修士坠入邪道,一开始以杀止恶,然而到了后来,这些邪修之辈,径直引颈就戮,委实是让我等为难。”

无当称呼通天为哥哥,称呼老子却是太清前辈,元始和老子通天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无当虽然修为极高,但是和他们相比,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称呼他们前辈没什么不对。

而她和无晴道人的关系,称呼通天为哥哥也是可以的,各论各的,没什么影响。

但是她所说的事情,才是真正让人重视的。

伴随着大神通者们亲自下场后,邪修们的抵抗顿时宣告土崩瓦解。

但是他们又并非完放弃。如果来的的弱鸡,会被他们随手宰杀,屠戮了事。如果来的是大神通者们,他们就直接引颈就戮,反正差距太大,根本没有反抗的意义。

至于弃暗投明?现在没这个词儿。

而且对于这些修行者,尤其是邪修亚圣来说,选定的道路,岂能是说改就改的?要是道路都能不经生死,随意更改,哪里还有大道之争,不死不休的说法。

所以,面对弱鸡亚圣,邪修大能们可谓是恐怖无比,手段残忍。

但是面对大神通者们亲临,他们就引颈就戮,非暴力的反抗。

因为暴力反抗没啥用。

不得不说,非暴力反抗还是很有用的,这些个邪修大能并非都是渣滓,恶棍,只是修行理念不同。

但是这般引颈就戮的姿态下,才没多久,大神通者们先受不了了。

你要是反抗一下,大神通者们还能痛下杀手,一点儿都不反抗,以命践道,这让大神通者们也头疼。

但是事关道争,又不能妥协,为之奈何。

“师弟回来的正好,我等准备去西昆仑,请伏羲道长解惑。”老子说道。

“姐姐也和我一起来了,现在就在西昆仑呢。”

一行六人,当即起身前往西昆仑而去。

一路上,多宝道人时不时看看广成子,又时不时看看无当。

这两个看起来是自己的同辈,那位广成子是师伯的弟子,修为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就是气势稍微凌厉了一些。

无当师姐看起来更厉害一些,应该是已经在亚圣境界走出自己道路了。

可惜了自己乃是先天至刚之气出生,按照师尊所说,虽然因为先天跟脚,更容易成就亚圣,却也因此,难以突破先天禁锢,返先天为己用,将先天道路走成自己的道路。

这位广成子师弟乃是先天无形剑气,说起来,很有可能和自己面对着同样的困境。

多宝道人不知道的是,广成子也在偷偷观察着他这位师兄。

广成子是在终南山洞天福地中,被携同而来的鸿钧道人和元始道人发现的,在元始的点拨下,成就的亚圣。

只是鸿钧道长也说了,他成于先天气运,也囚于先天气运,难以将先天之道化为己道。

在知道多宝这位同门的来历后,他也对多宝道人心生好感,毕竟同病相怜。

两人相互偷偷观察,不期而然地四目对上,都有些尴尬,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扭头不语。

东西昆仑交情尚还不错,所以两边山门间开了一处门户,使得双方能够相互拜访。

三清和无当带着多宝道人和广成子穿过门户,来到了西昆仑。

进入西昆仑的瞬间,只觉得一片开阔的景象。

花鸟丛鱼,山川河流,一派秩序井然,千里不同景,万里不同风,整个昆仑仙境,如同万千圣地,福地洞天结合在一起,组成了一处神国。

仙境中,云雾缭绕,仙气升腾,使的照耀下来的阳光,也不那么刺眼,空气中还带着丝丝沁人心脾的凉意。

清风拂面,让人精神为之一醒。

广成子心中赞叹不已,小声在多宝道人旁边说道“多宝师兄,此地真乃神仙圣境。”

“洞天福地,不足以称赞。”多宝道人遥遥看着禽鸟自在飞翔,灵物漫步山间,也不由说道。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直贯天际,从遥远的山下来到诸人面前,落地之后,化为一头白虎。

这白虎尾如钢鞭,仔细一看,似乎分为九股。

“见过圣母娘娘,见过各位道长,山主正在和大老爷面见贵人,不便迎接,特让我来招待。”这白虎声音如同闷雷,震的地面都微微颤抖。

“好了陆吾,这儿有我呢,不用麻烦你跑一趟了,你去歇息吧,我带几位前辈前去心宫就是。”

无当发话,陆吾自然听从,低声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化作一道白光遁走。

广成子和多宝这才发现,原来白虎旺盛的毛发中,还有八个稍微小一些的头颅。

打发了开明兽,无当带着众人直奔自在心宫而去。

一路上倒是让广成子和多宝两位萌新大开眼界。

几人来到自在心宫后,百丈高大的自在心宫,并不能让广成子和多宝道人有丝毫动容。

一行人缓步进入自在心宫中,早有六个蒲团等待他们入座。

殿中已有四人,一男一女端坐主位,两名风华绝代的女修相对而坐,左右各一。

其中左边的那位神色淡漠,右边那位神色温恬。

通天道人径直往右边而去,无当和多宝跟着,太清和元始往左边而去,广成子随行。

待所有人都坐下后,端坐其上的叶昂这才说道“元始道友和通天道友倒是喜得佳徒。”

太清道人介绍道“多宝乃是通天师弟自万化老祖手下救出,与他有缘,广成子则是元始师弟在终南洞天点拨成就亚圣,亦是良才。”

广成子,多宝道人?

叶昂点点头,然后说道“既是良才,岂能无宝。”

说着,他一挥手一件宝塔状的灵宝和一件大印状的灵宝分别飞向多宝道人和广成子。

“收下吧。”

广成子和多宝道人既然能被三清带出来,说明得到了三清一致认可,当得起叶昂赐宝。

如果他们不够资格,三清自然也不会带他们来。

“这位伏羲道长,乃是有道大神通,多有提携后辈,你们收下便是。”太清道人笑道。

“见过伏羲前辈。”多宝和广成子行礼之后,这才收下宝物。

待两人收下宝物之后,才由无当为两位萌新介绍诸位。

两人这才知晓,原来上方两位,便是伏羲女娲,而左边那位女神圣,便是西昆仑之主,也是一位大神通者。

右边上首这位女神圣,名号为无晴道人,只是看上去就似乎……

两位萌新都没敢继续往下想。

一番介绍以后,叶昂便直入主题。

“诸位今日来意,我确实知晓一些。”

伏羲说道“适才与无晴道友,我徒瑶琼谈起此事,本座也是感慨万千。”

“修行之路,便如同徒步登山一般,越是往上,便越难,能够到达的人,也就越少。”

“抵达山巅之时,便是进入了亚圣。”

“所以每一位亚圣,都是在修行道路上攀登到了绝顶的人物。”

伏羲的声音似乎有种奇异的魔力,让广成子和多宝道人都随着他的述说思考,时不时跟着点头不已。

“然而修行,并非到了亚圣就终结。”

“到了山巅之后,想要再度修行,须得无中生有,自创道路,打破成见,踏空而行。”伏羲斩钉截铁地说道“这就是亚圣之修持。”

广成子和多宝道人深陷其中,思索了不知道多久,虽然收获极多,却感觉异常绝望。

他们似乎是对于亚圣修行有了一个本质的认识。

在亚圣之前的路,天地已经为你铺好了,只要你有时间,有能力,有资源,都有机会爬到顶峰,成就亚圣。

然而接下来想要继续攀登向上,实际上已经没有铸造好的路,天地运转原本就没打算给你们这条路的。

想要继续修行,天地不管,只能自己开辟,自己铺路让自己走。

才能继续修行。

可是无中生有,踏空而行,和前面的修行攀登完是两个概念。

也难怪成就亚圣的不少,但是在亚圣之中走出道路的存在并不多。

眼见广成子和多宝两人心神摇曳,似乎有不稳,叶昂抬手弹出两道清光打入他们脑海中。

两人心神似乎受到了什么莫名的引导,迅速平静下去。

“将先天之道化为己道,可不容易啊。”叶昂看着广成子和多宝说道。

通天道人苦笑道“既享先天气运,必受先天困顿。”

片刻之后,广成子和多宝道人醒了过来,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朝着叶昂拜谢“多谢伏羲前辈。”

叶昂摆摆手,示意他们无须多礼。

接着说道“广成子和多宝,都是天资聪颖之辈,却也畏难于亚圣之路,虽说确实有修行日短之因,却也能看出自创道路,实属不易。”

“也难怪诸多亚圣放纵自我,遁入邪修。”

广成子忍不住问道“前辈,难道不能长久停留在踏入亚圣的境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