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三级抖音

观摩手术室。

麻醉师泰勒被赶出去后。

手术继续。

谢普特医生做了一会手术,忍不住看了亚当一眼:“邓肯医生,你真的懂麻醉?”

“懂一点。”

亚当笑道:“现代外科手术就是在麻醉学的发展基础上,不断发展的,我作为一个外科医生,想着最好懂一点,就看了一些麻醉医学书籍。”

很简单的道理,做外科手术哪有不麻醉的?

不是每个人都是关二爷。

就算关二爷,也只是刮骨疗伤,你让他钻脑疗伤试试?

“……”

谢普特医生收回目光,继续做手术,懒得说话了。

能提前发现患者麻醉浅了,你那是懂一点?

肤如凝脂的网球女孩

亚当也不再说话,默默当一助,超级天才的智力,让他在当一个合格工具人的同时,还能一心二用。

和谢普特医生说的懂一点,自然是谦虚之语。

此刻若再耿直的实话实说,他担心表现太过,引起别人不适。

在米国,优秀是没问题,随时能表现出来。

但就你秀,就要收着点了。

毕竟,米国反智主义盛行。

当然,能在医院里工作的自然不是反智主义的主群体。

不过,超级天才和聪明人之间的差距,可比聪明人和普通米国人的差距还要大啊。

最好还是稳一手。

亚当脑海里不由浮现了朱诺和凯伦的身影。

之前那番话,其实最开始是朱诺和他说的。

也是因为朱诺的提醒,亚当才会提前关注了麻醉学。

当初在林间小屋和朱诺她们打猎解剖时,也认真学习实践了麻醉学。

朱诺当时非常感兴趣,让亚当一度以为朱诺以后想当麻醉医生。

后来想到什么,也就丢开了。

小红帽学麻醉,很合理嘛。

相比于外科手术,麻醉的实践,人和动物的差别更小。

药效的剂量差别,完可以通过麻醉学书籍的记载矫正。

也就是没有考麻醉师执照,不然他完可以当个麻醉师。

“邓肯医生,你是怎么发现泰勒医生睡着了?”

手术室又安静了一会,护士史戴夫忍不住问道。

众人都看了过来。

他们也很好奇这个问题。

手术过程中,泰勒医生可是正对监护仪,背对着众人的。

所有人都没察觉,偏偏亚当发现了。

“因为泰勒医生保持那个动作3分27秒了。”

亚当解释道。

“3分27秒?”

众人面面相觑。

“你这都能记下?”

谢普特医生不可思议道:“而且还是在给我当助手的情况下?”

他明明感觉亚当做助手很上心。

不管是协助手术,还是回答他的问题,都是他见过最优秀的实习医生。

“其实也没什么。”

亚当矜持的笑道:“你们知道我有高清图像式记忆力,余光注意到泰勒医生的动作一直不变,翻到他起始动作时间,算一算,时间不就出来了嘛。”

众人:“……”

好一个也没什么!

“你是不是早就发现泰勒医生睡着了?”

谢普特医生目光一闪:“如果不是监护仪的数据不正常波动,你是不是就不会说?”

“当然不是。”

亚当否认道:“我是先注意到监护仪的数据波动,然后才察觉到泰勒医生可能睡着了。”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怪异起来。

虽然亚当否认了,但他们都不是傻子,知道亚当是不可能承认的。

但更大的可能正是谢普特医生猜测的那样。

这个结果,让众人对亚当的观感更复杂了。

不过正面情绪居多。

在医生之中有个原则,不能质问别人。

没人喜欢越界之人。

毕竟谁都不想当那个被侵犯的人。

亚当当众指出泰勒医生的错误,避免了一场手术事故。

事实摆在面前,众人无话可说。

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嘀咕的。

这是人性。

可如果是谢普特医生猜测的那样,那亚当的做法就完没问题了。

因为亚当已经给泰勒医生留了足够的情面。

众人都感受到了这份善意,纷纷对亚当示以微笑。

亚当也含笑回应。

的确。

一直关注泰勒医生的亚当,在泰勒医生睡着十秒之内,就发现了。

不过他没有声张。

因为如果麻醉不出问题,麻醉师泰勒是一直玩填词游戏还是睡到结束,又有什么区别?

亚当自然不可能为这出声得罪一个顶级麻醉师。

二楼观摩室。

乔治听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

同样是得罪人,凭什么亚当得到所有人的赞赏和支持,而他却要被众人‘另眼相看’?

他可忘不了被赶出手术室时,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惊诧和不解,一副‘他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小子’的表情。

都是实习医生,要不要这么差别对待?

麻醉师佩灵顿医生很快就赶来了,接手了剩余的工作,观察患者的血压、心跳、氧饱和、呼末二氧化碳浓度、气道压、bis值,随时准备做出调整。

好在,戏剧光环随着泰勒医生离开,就彻底消失了。

一切都很顺利。

主刀谢普特医生宣布手术成功,出了手术室,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等在外面的病人父母。

这种大手术,费用高昂。

谢普特医生自然要尽可能的给与足够的礼遇。

不然大部分时候,都是手下住院医甚至是实习医生去通知。

换成在岛国那边,就算是院长出手,很多时候都是亲自接见病人家属,手术成功后亲自去通知病人家属。

因为正常情况下,术前或者术后,病人家属都是有一份厚礼相谢的……

这里是米国,谢普特这种和医院合作的主治医生,是分账关系。

病人家属的谢礼,已经包含在那高昂的手术费里了……

谢普特走后,麻醉师开始忙起来。

麻醉医生的工作有点类似飞行员。

术前访视,需要事无巨细了解病人的健康状况,就像检查飞机,让飞机正常起飞。

术后苏醒,需要保证病人从麻醉状态中醒来,就像观察跑道,让飞机安着陆。

而术中,则和飞机自动驾驶一样,没有问题一切都好,出问题就必须立刻紧急处理。

患者被推到术后恢复室,等待苏醒。

亚当则是去了2号病房,查看比尔的状态。